昆明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养护

上南联姻

时间:2020-01-12 来源网站:昆明汽车网

上南联姻:入了洞房再恋爱

卫金桥

虽然细节未定,但是大局已定,上汽完成对南汽的兼并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对于上汽来说,完成对南汽的兼并,实现了这家过于审慎的国企谋求一统长三角汽车的夙愿,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上汽自身的商用车短板,而对南汽来说,委身上汽绝对是南汽所有努力中最好的出路,抛开政治因素不谈,在这点上,不得不佩服官员出身的王浩良前所未有的胆识和大局观。

不管未来两家之间整合难度多大,但是合并肯定是大势所趋,加上荣威和名爵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矛盾,在整合之前先完成法理上的契约,然后再根据实际情况进行逐步舍弃,无论是对于上汽打造自主品牌还是南汽重新看到生机来说,都是毫无疑问的双赢,先入洞房再恋爱吧!

迟来的双赢

从上汽角度来看,早在2002年开始,上汽和南汽的合并脚步就开始靠近,上汽频频向南汽示好,但是突然井喷的中国汽车工业阻止了双方进一步加深印象的步伐。

从2003年开始,中国汽车走向漫长的井喷之路,90年代后期开始已经挥霍得差不多的南汽跃进赶上了千载难逢的机遇,南京菲亚特成为南汽复苏的代表,连续几年的增长,使得南汽决定自主单干,加上当时南京依维柯商用车同样受到市场的追捧,尽管“跃进”卡车仍然一如既往地低迷,但是已经开始扭亏的南汽非常自信自己干也可以做得更好。

随后,南汽开始整合,从跃进集团整合成为南汽集团之后,南京汽车工业新的一页似乎已经许许拉开,但是好景不长,随后2004年中国汽车突然遭遇寒流之后,脆弱的南京菲亚特第一个开始平盘整理,南京依维柯在江铃全顺和上海通用GL8的压力之下迅速归于平庸,虽然至今仍然是南汽集团为数不多的盈利项目,但是已经被江铃汽车抛得很远。由于缺乏强有力的合资项目,南汽已经逐步落后于中国汽车发展的大盘。

2005年之后,南京菲亚特彻底失去斗志,但是中国汽车的步伐没有因为某一家企业的沉沦而止步,很快地,上汽集团和其它汽车公司凭借自身的深厚底蕴开始从低迷中缓慢起步,虽然上海大众几乎停止前进陷入自我拯救的困境,但是上海通用顺利接班,并连续两年成为中国汽车的新科状元。

但是南汽直到现在仍然深陷亏损的泥潭中,无论是南京菲亚特还是南汽都开始纠缠于频繁的人事动荡风波中,南京菲亚特更是爆出两年四换总经理的尴尬处境,南汽开始面临生死的考验,已经陷入被中国汽车发展彻底抛弃的边缘。

而2005年开始,南汽介入rover并购争夺战成为整个南汽新的转折点,而花费借来的几千万英镑艰难购得被上汽遗弃的rover剩余资产,成为新任董事长王浩良的最大一张王牌。很好玩的是,这张牌本来应该是上海人的囊中之物,一时大意的胡茂元和陈虹可能没有想到他们放弃的这张牌成为王浩良手里日后和自己谈判的最大筹码。

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从2006年开始,南汽和上汽开始各自打造rover的剩余遗产,但是通过艰难收购得到的rover技术和生产设备被断然割裂之后,无论是王浩良还是胡茂元都发现,借鸡下蛋的道路是如此的艰辛,加上政治因素的考虑,在今年年初上海车展期间胡茂元突然对南汽发出的善意的示爱信息是如此突然又必然。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上汽并购南汽都是一场双赢的局面,已经濒临死亡的南汽单纯靠一个前途未卜的名爵实在是赌注太大,即使耗尽南汽微波的积累和诸多高层政治前途也未必看得到成功的曙光。

对于上汽来说,缺乏南汽手里的名爵筹码,已经非常艰难的自主之路势必要花费更多的人财物力量来花费更多的时间来缓慢前进,荣威上市半年多,日积月累留下的诸多产品瑕疵已经使得上汽自主品牌焦头烂额,去年年中上汽豪言的诸多计划中的许多项目已经被一次又一次地延后就是典型的例子。

无论如何,既然南汽和上汽迈开了合并的步伐,就必然会大大推动中国汽车之间有序整合的一个先例,由于地方利益的纠缠,以前多次的势在必行的联姻因为无法满足各方利益纷纷搁浅,除了“天一合并”运行还稍微顺利之外,长安和江铃的整合形同虚设,东风和哈飞的合并也陷入死结中,如果上汽顺利吞并南汽,对于其它蠢蠢欲动的合并来说,肯定将会提供另外一个鲜明的案例。

对于上汽来说,吞并南汽不仅一劳永逸解决名爵和荣威共存的后顾之忧,同时还将大大壮大上汽在全国的汽车势力版图,对于南汽来说,靠上财大气粗的上汽,不仅解决饥渴的资金流问题,还可以顺利拯救南京菲亚特项目,甚至重启病入膏肓的跃进项目,从大局上来看,绝对的双赢局面。

名爵和荣威真的不能共存?

名爵肯定是南汽和上汽最终完成合并的红娘,两年之前上汽完成对rover的兼并之后,由于过于苛求合并的完美,留给南汽横刀夺爱的机会,rover一分为二的结果使得无论是南汽还是上汽在各自为战的道路上走得异为艰辛。

所以,上汽和南汽的合作,对于名爵和荣威来说,都是一场再也完美不过的解决方案,一母同胞的荣威和名爵从此可以放弃内耗,联手打造一个全新的自主品牌。

首先,从荣威的角度来看,并入名爵项目,首当其冲就是可以解决品牌和知识产权上的各种纠纷,同时,可以获得发动机以及设备等各项目前荣威在量产之后遭遇一系列的困难,同时可以盘活南京基地庞大的产能,而且,对于上汽来说,进入南京,还可以顺利解决困扰多年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上汽的生产重心可以转移到成本更为低廉的南京来进行,荣威对于名爵的整合将是最为现实的尝试方案。

对于名爵来说,上汽的介入可以解决困扰王浩良多时的资金以及人才瓶颈,名爵项目之所以可以顺利启动,那是因为可以借助rover遗留下来的大批现存资产和设备,加上现存的发动机和整车组装线,但是南汽自身薄弱的资金实力以及人才储备都使得名爵每进一步都异常艰难,而此时上汽的介入,都会对于南汽的名爵提供足够的支持。

但是,上汽吞并南汽只是荣威和名爵虽然解决前进道路上的最大障碍,但是可以预见两者之间的整合难度仍然巨大,首先是南汽对于名爵未来发展的底线到底是什么?其次,上汽是否会坚持消灭名爵品牌而单纯保留荣威?

单纯从商业规章来看,对于名爵和荣威两个定位严重重合的品牌来说,去掉其中一个而重点扶正一个是最直接也最现实的做法,对于两个品牌积淀都不深厚的自主项目,选择多点出击无疑是愚蠢的行为,但是去掉名爵而保留荣威,对于王浩良和南汽来说是不是可以接受的底线将非常重要,如果南汽方面坚持保留名爵品牌而作为未来钳制上汽完全吞并南汽的筹码,那么上汽介入南汽的效果至少在自主品牌这个层面上的效应都大打折扣,如果保留名爵,对于荣威日后的发展必然会制造内部的混乱。

所以,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前提就是重点发挥荣威在大众车型上的普及,名爵在MG项目以及其它荣威尚未涉及的项目上进行保留。荣威在国内使用,名爵备用海外市场等等都是可以接受的方案。

如果一旦解决好品牌资源分配问题,那么上汽自主项目将会迎来一个非常光明的前景,未来上汽自主品牌项目中,生产基地将分配在仪征和南京,发动机基地在上海和南京都可以布置,研发基地将依靠上海强大的人才资源和整合英国里卡多研发中心,国内从事工业制造和国产化,海外从事造型以及关键总成设计,形成内外的合力模式。

再窥上汽的扩张路径

前景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这句话对于上南婚姻再适合不过,上汽收获南京广袤的地盘不不说,也可以一解五年之前收购不成的恶气,同时跃进和依维柯项目的加入,使得薄弱的上汽商用车板块得到加强,也增加了对抗一汽和东风商用车的力量。但是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兼并南汽,上汽蓄谋多年的全国扩张步伐开始徐徐拉开。

但是,虽然上汽和南汽联姻的红娘是名爵,但是相比处于成长期的自主项目,上汽当前对于南汽更为看重的是南汽基地的再造能力,由于上海市政府对于上汽旗下项目多次试图出走成本高昂的上海,上汽在全国扩张的布局上受到诸多的钳制,但是随着南汽的加入,上汽可以借机迈出蓄谋多年的扩张步伐将是必然。

早在2003年,上汽掌门人胡茂元在向市政府汇报工作时,就透露出上汽三方出击的想法,其中北上沈阳和山东的脚步由上海通用通过兼并重组完成,但是西进南京和江西的梦想并没有实现。

所以,对于上汽来说,吞并南汽,完成了上汽多年的夙愿之后,上汽扩张的步伐肯定会大大加快,首先,完成对南京基地的整合,将实现目前钳制上海大众产能的困惑,借助南京基地的良好储备,上海大众将可以不必继续根植上海,利用整合南京基地的产能,迅速投建上海大众的第四工厂,不仅盘活南京基地目前闲置的产能,还可以大大降低上海大众高昂的制造成本。

其次,目前上汽的商用车板块是短板,虽然通过依维柯的合作,实现对重庆基地的扩张,但是仍然无法跻身一流商用车企业的实力,特别是160匹马力的大功率商用车板块,汇众发展多年仍然非常弱小,在通过兼并南汽之后,如果能够重启跃进项目,同时引进实力的商用车合作伙伴,实现上汽商用车的迅速提升不是没有可能。

其次,对于南京菲亚特项目来说,虽然菲亚特被南汽折腾近死,但是如果一旦上汽全盘接手,新的机制和模式来再造上南菲亚特项目,对于目前已经面貌一新的菲亚特汽车来说,可以说是面临脱胎换骨机会的良机,目前菲亚特是欧洲增幅最为强劲的汽车公司,而且菲亚特在微车上的造诣似乎不弱于大发和铃木汽车,一旦上汽重组菲亚特成功,菲亚特和上汽联手之后,新品和新团队将会回复菲亚特在华的生机,菲亚特靠上目前实力最为强劲的上汽集团,也不再满足与和奇瑞汽车和众泰汽车的眉来眼去,全心全力打造新的中国事业也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上汽也可以弥补自身在微车上的不足,实现和上海大众上海通用完美产品补充。

此外,上汽通过兼并南汽,对于上汽的海外扩张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由于名爵在海外仍然拥有rover的诸多优先权,借助MG项目,上汽可以在薄弱的欧洲市场一展身手,顺利接手MG的遗产。

无论如何,选择在2007年最后的几天完成对南汽的吞并,不把问题带到明年,为的是迎来一个全新的2008年!

肇庆男科医院咋样
儿童汉森四磨汤的功效
阜阳癫痫病医院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