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卢芳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自己刚刚扔掉在牌桌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昆明汽车网

摘要:卢芳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自己刚刚扔掉在牌桌上的牌说道:“我靠,大王掖到牌里了,我没看到。” 大老蒯接过卢芳的话茬说了一句道:“没看到,你眼长到热闹盖上了没看到(脑门)。” 春天到了,可这两天的天头就是热不起来,突冷突热,阴晴不定。说白了就像是一张猴子的脸,说变就变。

今天是五月七号星期四。七点多送走了上学的孩让战场上充满了未知和神秘子们,几个上了岁数的,还不算是老太太几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又凑到了一起,走进了卢芳的家。

现在大地都已经差不多连片了,小园种不了,虽说是节气到了,可温度始终上不来,每天早上地皮上还有厚厚的一层白霜,家里蹲的女人们,没事可做。

走进了卢芳家里的几个女人,甩掉了脚上的鞋子,爬上了炕,凑到了桌子前,又打起了扑克。常言说得好:三个女人一台戏,可这一桌子四个女人外加两个看热闹的,嘿嘿,那就更加的热闹了。刚刚摸起扑克,这徐二娘门的话就来了,只见她蓬松个头发,好像没洗脸的样子,两只手上早上不知道干哈去了,手指巴丫里还沾了不少的稀泥。

只见她眼睛盯着左手里的扑克,右手不停的抓着牌,嘴里却说着另外的话题:“你们说啊,这李大巴掌刚刚订的媳妇又黄了,其实这小子也不差啥啊,不就是个小点,六指吗。他妈的,这有啥了不起的,多两个指头也不耽误干活吃饭,你说说这人啊。我就想啊,你说,就黄家屯的那个傻丫头还想找啥样的,你们都听说了吧,那个傻丫头大哥都快三十了,还穿活裆裤那,拉屎撒尿都不知道,就这样的妹妹还能好到哪儿去,还挑人家那,大巴掌不嫌乎他们就不错了。”

坐在徐二娘门对面的谭大嫂抓着扑克,耳朵里听着徐二娘门的话有些不乐意听了,她接过徐二娘门的话查说道:“得得得,闭住你的狗嘴吧啊!打你的扑克算了,你知道个屁。谁家的姑娘找婆家不得要两个,你闺女找婆家不要彩礼钱呐。一家人懒得他们的邮件也将开始遭受Span的狂轰乱炸。跟个卵子是滴,都懒得 子朝天了。嘴吗,巴巴的,这年头没钱还想说媳妇,傻子也不干那。还别说人家的爹妈不傻。”

坐在谭大嫂旁边看热闹的二瘸子媳妇接过谭大嫂的话茬说道:“唉!唉!谁不想玩啊、下去, 我这可闲着那,想唠嗑的一边去,让让座……”

说说唠唠中,第一把牌打完了,卢芳挨憋了。和卢芳一伙的、坐在卢芳对面的大老蒯可不干了,她一起身伸手抓过卢芳刚刚仍在桌面上的牌,用双手抓顾着说道:“老妖精、你干嘛你,你手里有大王你咋不管那你。你虎逼啊你,你让她小王领个三跑了。”

卢芳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自己刚刚扔掉在牌桌上的牌说道:“我靠,大王掖到牌里了,我没看到。”

大老蒯接过卢芳的话茬说了一句道:“没看到,你眼长到热闹盖上了没看到(脑门)。”

“嘻嘻”坐在大老蒯旁边的徐二娘门嘻嘻地笑了一声说道:“你们看人家大老蒯的眼长得多好,人家的眼长在了屁股蛋子上,那看啥可准了,说话刺刺的,都不臭。”

徐二娘门的一句话,使得屋里的几个人都笑了起来。突然大老蒯又吵吵了起来,她手里拿着自己的牌,撅起屁股,弯下腰,隔着桌子伸长脖子看着卢芳的脸说道:“唉唉唉!老妖精,你干哈那你,刚才的那个四是你出的吧,这回咋又整出仨四来。你说你把炸弹都拆了你,下去下去,换人。”

大老蒯的话让卢芳有些尴尬,她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牌,想一想上一把自己出的牌,是啊,是自己出的四。唉!这两天的心啊,总提拉着,不落底。自己的苦恼又有谁能知道哪。她抬头看了看大老蒯,呲牙笑了一下说道:“你少咋呼两句行不行,又不是赢房子赢地的,我这不是想着我外边的那些长嘴兽吗,瘸嫂子你来玩,我出去给我的那帮要账鬼整点吃的去。唉!我的水缸也该淘淘了,有一个来月没掏缸了。”

说完,卢方把手里的牌递给了二瘸子媳妇,二瘸子媳妇接过卢芳手里的牌,嘻嘻的一笑说道:“哈哈,你早就该让让了,跟丢了魂似的,没心思玩还扯这个。”

徐二娘们听了二瘸子媳妇的话,接过二瘸子媳妇的话茬说道:“我靠,就是嘛,项链二老摆不都是还你啦吗,管他是捡的还是偷的呢,给你了不就完事了吗,你还有啥好心思的。”

“就是嘛”。谭大嫂看着自己手里的牌说道:“你说这二老摆平时老实八交的,我咋地也不相信她会偷别人的东西,也许是她真的是捡到的 。”

“去去去”徐二娘门打出一颗牌接过谭大嫂的话茬继续说道:“人啊,别看平时。二老摆弟弟要不是得了白血病……”

卢芳听着牌桌上的乡亲们说着自己的好友,她的心里也不好受。她拎着鸡食捅,拿起炉撮子走出了房门,她慢慢地走进下屋,进到下屋里,她打 米破子的袋子,用右手里的炉撮子撮着里边的糠,她把糠慢慢地倒进鸡食捅里。她的心里也在想着自己项链的事。自己的东西自己认识,二老摆还回的项链绝对不是自己的,看来大伙说的没错,这好朋友也会有起贪念的时候。唉!都是钱闹的。说起来这事也是怨自己,自己的东西干嘛不精精心,整住了。这二老摆还算可以,自己当大伙一说自己的项链丢了,你看看大伙的表情,她要是自己不拿出来,有谁会知道是她拿走了。也许是良心发现吧,可也是,你说你还你就还呗,干嘛把你自己的还给我,我的你却留下了。唉!这人啊。

卢芳收完了糠,提着鸡食捅回屋上后屋整水攉鸡食,屋里打扑克的几个人还在议论着,只听谭大嫂说:“ 都别瞎勒勒了,别管二老摆是捡的还是没看见拿的,人家还是好样的。有谁看见人家捡到了还是看见人家拿了。人家要是不拿出来,凡是来过这里的人,我们这些人都有干系,有谁能摆脱自己的嫌疑。人啊!都有犯错的时候,有谁敢说自己没做过错事,有胆量、干承当那才叫人那,你……别说了,二老摆来了。”

从院外走进来的二老摆,个子不足一米六,瘦瘦的身材,齐耳的短发,一身浅蓝色的、带白扛的学生服 ,脚下也是孙子穿剩下的运动鞋。鼓奔楼(额头)、眯缝眼、高鼻梁、大嘴叉、短下巴,一口芝麻小白牙。这个人有明显的地方大骨节病。走路时摇晃着身子,两只胳膊使劲地来回晃,二老摆的名字也就是从这里来的。

卢方在后屋猫着腰,用左手搬着水缸沿,使水缸向一旁侧歪着。右手拿着水瓢舀水缸里剩下不太多的水,她的耳朵里听着屋里打扑克人们的说话声,她清楚的听到谭大嫂说二老摆来了。一听到或者是一想到二老摆这个名字,卢芳的心里总是有些不自在。是反感、是厌恶,自己也说不出来,反正是自己不愿意见她。

卢芳使劲地用手里的水瓢舀了一下 缸里剩下的水,水瓢里哗啦的响了一下,卢方也没在意,她知道水缸底下又有了石头子了。

卢芳下意识地用左手摆平侧歪的水缸,她站直身子,右手里端着手里装着半下水的水瓢。她不想出去去接二老摆,她更不想见她,她躲在后屋里不想出去。她拿着手里的水瓢,她想把水瓢里的水倒进鸡食捅里。就在她低头看鸡食捅的时候,无意间用眼睛扫了水瓢里的水一眼。

啊!水瓢里的东西一下让她傻了眼。

在水瓢里的水底下,她清楚的看到了黄灿灿的一小堆东西,这、这、这不是自己的项链吗……

卢芳用一双湿拉拉的手从自己的脖子上摘下二老摆的项链,挡着众人的面戴在了二老摆的脖子上。她又搬过二老摆的头,使劲的亲了二老摆的脸一口,摊开右手的手掌,看着自己手掌心里的项链说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我的项链没丢,是掉到水缸里了……”

共 271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无端猜疑】卢芳在思考,二老摆还给自己的项链绝对不是自己的。正在这时,她收完了糠准备掏水缸。“啊!水瓢里的东西一下让她傻了眼。在水瓢里的水底下,她清楚的看到了黄灿灿的一小堆东西,这、这、这不是自己的项链吗……”一切误会解开,她百感交集,使劲的亲了二老摆的脸一口,看着自己手掌心里的项链说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我的项链没丢,是掉到水缸里了……”文字短小精悍,形象刻画使人物性格更加鲜明。问好作者,!【:回眸一笑】

1楼文友: 1 :18:15 感谢赐稿杨柳!期待您的精彩! 用文字抒发情感,做人是善良的核。

回复1楼文友: 19:28:44 哈哈!杨柳是我的家,客气话不必说。一起努力,改写杨柳的新篇章。握手!!

2楼文友: 1 :20:10 看了这篇文字,让我感触很深,误会解开,理解万岁! 用文字抒发情感,做人是善良的核。

回复2楼文友: 19: 0:16 凡事不必计较,你以为的不一定是真实的。这就是真理

回复 楼文友: 19: 1:05 弟弟好!努力改写杨柳的明天,加油!!

4楼文友: 14: 4:1 又看见故事哥的作品了,高兴啊!农村人,鸡毛事,这样的猜测时不时的会发生在我们的生活里,只是结果会让人意外。问好老哥!祝生活如意! 总有一份感动来源与文字,总有一份执着诱惑着人生

回复4楼文友: 19: 2: 4 妹妹好!同是杨柳人,我们爱文字,更爱我们这个共同的新家。

奶粉过敏不要随便选奶粉
任晋生
藤黄健骨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