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元稹深情乎薄情乎节能

时间:2020-10-20 来源网站:昆明汽车网

元稹……深情乎薄情乎?

俗话说,文如其人,也就是说一个人的文字能充分反应出一个人的人品和个性,像苏轼,陆游,辛弃疾,李清照,还有李煜,他们的文字就绝对能充分体现的性格与人品。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却并非总是如此。元稹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元稹,唐朝著名诗人,胡族后裔,祖上复姓拓跋,是鲜卑族人。早年因和白居易共同提倡“新乐府运动” 而被世人并称“元白” 由此也可见其在唐朝诗坛的地位。

元稹擅写艳诗和悼亡诗,尤以悼亡诗著称,情真意挚,有着穿越千年的感人力量。其最出名的两首代表作当属《离思五首》其四: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 半缘修道半缘君。

以及《遣悲怀》其二。

昔日戏言身后事 今朝都到眼前来。

衣裳已施行看尽 针线犹存未忍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 也曾因梦送钱财。

诚知此恨人人有 贫贱夫妻百事哀。

这些作品都是元稹为怀念其原配夫人韦丛(或全球约有160个国家废除了死刑韦业)所作。 元稹24岁娶当时20岁的名门闺秀韦丛,夫人下嫁后,以千金之躯操持家务,贤惠淑良,甘守清贫,虽是贫贱夫妻,却夫唱妇随,感情笃深,正如诗中所写的,她曾变卖自己的金钗为丈夫买酒喝,却不幸在27岁早逝。而元稹的发达是在夫人去世之后,每每想起夫人与自己“贫贱夫妻”之间的深厚感情,元稹不由悲从中来,又是愧疚,又想报答,因此写出了“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千古佳句,他本人更被世人视为用情专一,情深意切的大情圣。

然而,真实生活中的元稹果真如此吗?非也。大家都知道,元曲著名的名曲《西厢记》就是改编自元稹所写的传奇故事《会真记》又名《莺莺传》,现在戏曲舞台上的《西厢记》大都是大团圆结局,说张生和莺莺最后在张生蟾宫折桂后,回来迎娶莺莺,有情人终成眷属。但元稹的原著中,元稹写他自己“以张生自寓,述其亲历之境”张生对莺莺却是“始乱之, 终弃之”经学者考证,这故事就是元稹自己和他表妹的故事。可见元稹在迎娶原配夫人韦丛之前,就与表妹有了私情,且已有了“始乱终弃”的劣迹。

韦丛病重当年,元稹奉命出使蜀地,在那儿邂逅了诗人兼才女薛涛,两人才情相当,一见钟情,才子佳人,很快坠入热恋。薛涛才华出众,相传是唯一一位女性“校书郎”其制作的桃红色小笺用来写诗,世称“薛涛笺”然两人的恋情只维持了短短的三个月,就因元稹的离开戛然而止。韦丛病逝后第二年元稹便娶了一个侧室,四年后又迎娶了另一位名门闺秀裴淑。而后相传元稹又与另一位唐朝女诗人刘彩春也有过恋爱关系。唐代四大才女,就有两位与元大才子有染,似乎不得不承认元稹的个人魅力还真是不一般。但也不可否认,元稹绝不是用情专一的那种痴情男子!

俗话说,“文人相轻”但在唐代文坛上,元稹和白居易两人之间的深厚友谊,却留下了文人并不相轻的千古佳话。两人同为中唐著名诗人,有着相同的人生经历,相同的政治主张和文学主张,因此自结交之日起,两人便惺惺相惜,终身为友。两人一起发起的一场诗歌革新运动,主张恢复古代的采诗制度,强调以自创的乐府题材咏写时事,史称“新乐府运动”这一举动使得两人在文化史上留下千古美名。似乎诗人们出仕被贬谪在历朝历代都是非常常见的事,而许多伟大的传世之作都是诗人们一贬再贬作出来的。元白的仕途也都坎坷曲折,历经穷困潦倒,这期间两人的友情成了彼此生活中的精神支撑。而两人之间的写诗唱和也促成了中唐唱和诗的繁荣。据考证,元白之间的唱和诗现存的有三百多首,可谓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用白居易自己的话来形容他和元稹的关系就是“然古今往来,几人号胶漆”就是说古往今来,没有几个像他们那样如胶似漆的,原来“如胶似漆”是从这儿来的(涨知识了哈)

文人情深且厚,莫过于元白,他们的友情长达二十多年,史上能与之媲美的只有伯牙子期的高山流水之知音般的友情了。从他们互相唱和的诗作里便可一窥端详。

譬如:

禁中作书与元九

心绪万端书俩纸,欲封重读意迟迟。

五声宫漏初明夜,一盏残灯欲灭时。

白对元多么的深情款款!于是(c)图中第三次键入b 时

得乐天书

远信入门一惆怅,妻惊女哭问何如。

寻常不省曾如此,应是江州司马书!

元对白何等的情深意挚,感天动地!

若说元稹不是重情重义之人,无论如何无法叫人相信,所有的文字都可以作证!唐才子传说,元白两人爱慕之情(无关风月)可当金石,可谓精当!

看起来元稹是个很复杂的人,有多面性,深情是他(对发妻,对白居易)薄情也是他(对莺莺,薛涛,刘彩春)讨厌他的人甚至称之为“渣男”但人都是立体的,并不是非黑即白那么简单,这就是人性。

营口牛皮癣治疗费用
安阳白癜病医院
眉山白斑医院